外链点不开请移步weibo@石见酒
绑定画手 神仙lof躲虎虎

邦良/白嬴/戬吒/玄亮/信云/
all云/酒鱼/约策/陵铠/真罗等
不逆不拆

戬吒 独舞



戬吒 芭蕾戬/花滑吒
纯肉 短小 草率 ooc
涉及有打爻手爻枪 电爻话 咬
↑ 注意避雷


群里的芭蕾梗:
因为男芭蕾舞者不能穿内爻裤,服装又紧,所以男芭蕾舞者上场前通常撸一炮以免表演时起反应







杨戬上身赤爻裸,裤子敞开,骨节分明的手正包裹爻着两条长爻腿爻间蛰伏的性爻器,夹在耳朵与肩膀中的手爻机传出哪吒的声音,“喂,杨二哥?”

这称呼他已听过千百遍,可每当情爻动时再咀嚼一番,总能平添八分诱爻惑。他套爻弄自己立刻充爻血发硬的欲爻望,哑声问:“在哪?”

“干嘛?!查岗啊?!”哪吒感觉他口吻有些强爻硬,不满的嚷回去。

“想你了。”杨戬放柔语气,坦然表达思念,同时手还在不断上下动作。

哪吒脸颊一热,转眼没了气势,嘟囔,“明明才分开六小时啊……”

恋人那熟悉又含羞的腔调无疑是一管催爻情剂,杨戬短促的低笑,“下面也很想你。”说着,手指加重力道撸弄性爻器。

哪吒迟钝的明白所谓“下面”意指何处,差点拿不住手爻机,企图用骂骂咧咧掩盖面红耳赤的事实,却忘了他们本就相隔电爻话,谁也看不到谁,“你、你这人!不知羞耻!”

像得到极大褒奖,杨戬眉目砌满愉悦,握紧高高矗立的那处,继续调爻戏他,“它可想了你半个月,你是不是也想它了?”

“谁会想你的……我才没想它!”哪吒急忙为自己的清爻白争辩,甚至觉得不够充分,还补充说,“我也没想你!一点也不想!”

二人相识多年,杨戬早把桀骜不驯的哪吒从里到外摸得一清二楚,笑意未减,直言拆穿,“你一紧张,总忘记眨眼。”

哪吒愣住,发现对方真说中了,立刻补眨两下眼睛,再假装不屑的反驳,“别以为你很了解我!”

“关于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嗯?”杨戬反问,拇指指腹在性爻器顶端搔刮,轻爻喘几声后,细数给他听,“被我吻过,你的瞳孔会放大。”

“不会!”哪吒果断拒绝承认。

“吸你的乳爻头,你耳朵也会红。”杨戬的嗓音越发粗哑,气息沉重。

“不可能!”忙不迭否认。

“呵,你高爻潮时会咬嘴唇。”

“你骗人!”

杨戬全神贯注却又心不在焉的快速摩搓暴爻涨的柱身,他回想着哪吒柔韧得能任他摆爻弄的身爻体,以及除了他无人涉足过的灼爻热小爻穴,这所有一切都令他痴迷,嘴边不忘戏谑道,“就连口是心非…呵…都还是…嗯…一如既往的节奏。”

哪吒听见他愈渐激烈的喘气声,“你要射爻了吗?”

“还早,”杨戬揉爻搓欲爻望根爻部的两颗囊袋加深快爻感,“你不在,哪能这么快。”

“我来了。”

正活跃的手指因此话一滞,杨戬讶然不已,不等他做反应,就有人破爻门爻而爻入。

哪吒进了屋立马弯下腰,大口呼吸,双手撑在腿上,边喘边得意的说,“没想到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杨戬见他热得脸颊通红显然匆忙赶来的样子,心疼倒是大过了欣喜,朝人拍了拍大爻腿示意他过来坐腿上,“你今天不是有额外训练吗。”

“我要逃谁还拦得住我!”哪吒难得温驯听话的走去跨爻坐在他大爻腿上,不过表情反而龇牙咧嘴,神气极了,“结果路上堵车,我跑来的!”

杨戬想他翘掉训练千里迢迢过来看自己演出(而且很大可能是特意赶上他候场自爻慰的时机),霎时觉得情爻欲大盛,性爻器更加滚爻烫坚爻硬,甚至夸张到有些发疼。杨戬摁低哪吒的脑袋吻个不停,换气的间隙断断续续说,“下面难受,帮我。”

一吻过,哪吒双眼涣散,迷糊的依他邀请伸手探向挺爻立的男爻根,指尖甫一触到那柱状物,整只手立即被杨戬包裹,固定在狰狞的柱身。哪吒的体温向来偏高,这时手心如遭火烤而手背迥然像浸于清凉井水里,诡异的矛盾感竟让哪吒情意乍起,下爻体跟着蠢爻蠢爻欲爻动。意识到自己有了感觉,哪吒唯一的想法是希望杨戬眼神别那么犀利。

俨然,事与愿违。眼神格外犀利的杨戬剑眉飞挑,目光灼灼盯着眼下的微鼓之处,嘴角微妙的弧度似笑非笑,把哪吒瞧得一脸赧色,“半月不做,饥爻渴了?”

哪吒几次张口试图挽回颜面都以失败告终,杨戬便不多逗他,毕竟真把哪吒惹急了可是会被挠的,腾手替他解爻开裤子,掏出那根精神抖擞的物什撸了撸。

“…呃……啊……”技巧高超的把爻玩下,理智很快离家出走,欲爻望占领身心,哪吒慌不迭扳住杨戬的手臂,“别、别……”

杨戬立刻停手,但非就此轻易放过他,而是将一大一小的两根性具并在一块,还抓来哪吒的手让他也握满。可惜哪吒的手同他体格一样小如少年,单手握不下两根,只能双手并用,杨戬再覆于其上,捧稳他叠合的手托压交接,上爻上爻下爻下的套爻动。

视线从淫爻靡交爻缠的部位移开,哪吒抬眼,不期然看见杨戬星目里闪烁的快爻意与爱意,顿时心脏仿佛一团吸了糖水的海绵,饱涨得快要溢出来。

里外情潮的夹击下,哪吒没多久就咬着下唇交代在杨戬手中(确切的说是他自己的手中),白爻浊跃上杨戬腹肌,高爻潮后晕晕乎乎的哪吒迟迟才看到,下意识用手去擦爻拭。刚把浊液抹开,杨戬抓过他的手舔爻吮指尖,品尝他的滋味,“想干爻你。”

“不行!”哪吒粗声拒绝,“最近训练强度大!”

“用嘴帮我。”杨戬讨价还价,“我快上场了。”

哪吒忸怩了两秒,考虑到这男人等会要上台表演,只好不情不愿的跪到他腿爻间,咕哝,“是不是肾虚啊,这都不射……”舌爻尖扫了扫性爻器前端,哪吒马上打了个哆嗦,再吸了一口气,张嘴将粗爻壮的欲爻望慢吞吞的含进嘴里。

杨戬哪能听不到哪吒的自言自语,不过湿爻热柔爻软的口舌给予的感触是粗糙的手无法相提并论的,旋即忽略了那点无所谓的抱怨。杨戬朝后昂头,脑袋陷入松爻软的沙发,颈上凸出的喉结耸爻动不止,情难自抑,脱口低喃,“哪吒……”

遽然听见自己的名字,哪吒心微动,喉爻咙跟着咽了咽,对方的性爻器因此又深入一分,在口腔爻内喧宾夺主,将脆弱的喉口压爻迫变形。

那狭窄的通道每一次收缩,都有一股冲动在杨戬心里炸裂,不消多时,快爻感登顶,杨戬本不打算射在他嘴里,可哪吒咬得太紧,令他没及时抽爻出欲爻望,泄在了他口爻中。

杨戬凝了凝因欲爻望释放而稍稍失神的意识,性爻器抽爻离那微张的嘴。他理顺哪吒被抓乱的头发,然后手展平递到对方唇边,“吐出来吧。”

然而,哪吒直接吞下满嘴的精爻液,还把性爻器退出时落在唇外的也一并用舌搜刮了,抬头迎上杨戬俊脸上鲜少出现的震爻惊表情,吐吐舌爻头,“好涩口!”

“傻。”始作俑者收敛惊诧,而且毫无愧疚。

哪吒不服的嚷道,“我要是吐在你手上你还要去洗手,你不说快上场了吗!”

杨戬哑口无言,心里为他的傻气发笑,同时又忍不住多爱他一分。起身拾掇清理一番,着装完毕,哪吒替他前后检爻查一圈确认没问题。出门前,杨戬倒了一杯水给哪吒,后者接过漱了漱口,咕隆咕隆喝完整杯。

两人一同在台侧等候,当主持人喊出表演者的姓名,哪吒忽然说,“我想去观众席,这里看不到你的正面。”

杨戬颔首同意,却在哪吒转身迈步时拉住他。

掌声如雷中,哪吒仍然足以清晰的听见荣获过无数奖项、有他的地方总是座无虚席的爱人说,“我从来只跳独舞,可走着舞步时,想的都是你,你说这算不算双人舞?”


End

很短小吧2333下一篇试试abo(?)(我还没写过abo,所以可能会夭折)

评论(22)
热度(251)

© 砚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