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酒

感谢陪伴

all云 困于所溺 4

all云

接受不了all的朋友可以下车了,谢谢

本文涉及:吕云 信云 惇云 备云


现代黑道au

非典型性abo

天雷 有病 ooc

自备晕车药,或及时跳车


前文:    01     02     03



四    困毙局


夏侯惇送两人到茶馆后,爽快离开。中途赵云多次道谢,被对方以“举手之劳”打发,不过他坚持与对方互换手机号,以防万一。

赵云收拾茶具,韩信本要走的,开门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稀释了肺中赵云的味道,感觉很空虚,他又合上门。

“备哥为什么不标记你?”

赵云还没组织好语言,韩信已经得出结论,“他心真大。”

“大哥有自己的安排。”

“他确实有很多事要做,但他把你排在了最后。”

赵云双手托着杯盏,“因为…大哥信任我。”

“也许只是没那么在乎你。”

赵云小声反驳,“你不明白。”

韩信轻松的勾嘴,更换话题,“你最好主动告诉备哥意外发情的事,一件小事经外人的嘴传到备哥耳朵里,会变质的。”

赵云斟酌一番,“嗯。”

韩信重新推开屏门,临走前,“上次你问我擅长什么。”

“嗯?”

“我擅长下棋。”

描金漆画木雕门掩拢,隔断视线。

 

打理好茶馆回住宅,夜如深海,万籁俱寂。

洗漱完,赵云裹成蛹状,吸食床铺残留的刘备的气味。可能是发情的原因,他一想到大哥,就觉得拳头大的心脏盛满思念,促使他做出唐突的事情。

赵云害怕打扰刘备休息,想着电话嘟五声无人接听就挂断,然而到第三声,接通了。

视频里,那人刚出浴,蓝发湿漉漉滴着水,毛巾挂在脖子上。

“大哥。”

“想我了?”

“嗯。”赵云捧着手机,“大哥,我…发情了。”

刘备抄一把湿发,“怎么提前了一周?”

“晚上赛车,我坐吕布的跑车,太紧张就……”

安静几秒,刘备开口,“他碰了你?”

“没有。”

“其他人呢?”

“没有。”

刘备抽掉毛巾,眯眼笑,“给我看看,子龙有多想我。”


上车点我


赵云拾掇干净身体、打火机和床铺,凌晨睡下。没几小时,生物钟闹醒他,惯常准时。

赵云首先觉得腰酸背痛,恐怕是赛车后遗症,他没驾驶跑车还肌肉拉伤,可想而知韩信估计散架了。

给对方发完“你可以放一天假”的简讯,他扔开手机,翻滚半圈,打算罕有的赖床一次,结果撞到一具肉体,赵云睁开眼。

“再睡会,我刚到家。”刘备横臂搂住他的肩,眼睛半开,疲惫不堪的样子。

心脏仿佛成了炮弹,搏动如爆炸,赵云惊喜交加,同时心疼刘备劳累,不敢说话吵他,所有感动和欣喜憋为一句轻言细语,“谢谢大哥。”

刘备听见了,微不可查的勾嘴,然后搂紧赵云。

 

二人睡到晌午才起,到午餐时间。

赵云为刘备穿戴正装,“大哥提前离开,没关系吗?”

“没事。”

“这次去也是谈生意?”

刘备扣好腕表,“不是,孙家想嫁女儿。”

赵云一愣,“大哥答应了吗?”

刘备刮他鼻尖,“我要答应还会提前走人?”

赵云眼神暗淡。

“那位大小姐是个ALPHA,孙家非要她装omega,管不住想丢给我,我哪有这闲心,再说人家看不上我。”

赵云消化这些信息,最后不满道:“大哥没什么不好的。”

刘备乐道:“刚才还失落呢,现在倒打抱不平了。”

赵云垂眼低眉,不知作何感想。

刘备拇指摩挲他嘴唇,“给我点时间,我都会解决的。”

“大哥想对孙家下手?”

刘备不语。

赵云规劝,“现在不宜对付孙家,当务之急是联吴伐魏,曹孟德走私毒品,对谁都是危害。”

刘备深思,“好,回头我和孔明重新商议。”

 

聊完正事,他们出门迟,便在关羽管理的酒店吃中饭。

离赛车事件不过一夜又半日,道上风声传开,多是笑话吕布,有些吹捧韩信一战成名,其他就剩些下流的臆想,关于赵云为什么会在吕布车上发情。

当事人赵云听了,既不理论,也不理睬,名声这种东西不是动手或动嘴能够获得的。可他怕刘备误会,“大哥,我没有……”

“这些风言风语还太低级。”刘备优雅的擦嘴,不以为意。

赵云确认他没放在心上,接着用餐。

 

离开酒店,两人顺路到张飞的酒吧巡视一圈,再到赵云的茶馆。

赵云看见一个不需要出现却没有缺席的人,韩信。那人还是下着棋,四周围满兄弟,叽叽喳喳问他赛车的细节和胜利的感想,而他尚能雷打不动的自博自弈。

“大哥云哥来了!”

有人喊话,所有人一秒归位,姿首端正。

刘备让大家放松,来了一段即兴演讲,大意是一家人要团结,共同开拓新秩序。

等刘备讲完,赵云靠近韩信,“肌肉酸痛的话你可以休息一天,我发了短信。”

“看到了。很显然,”韩信抬头,“你根本不了解alpha。”

赵云无言以对。

刘备一手捞过他,话却对韩信说:“来开车。”

闻言,韩信起立跟上,刚好下完最后一步棋,困毙局。

 

窗外景色匀速倒退,韩信驾车以稳为主,遇上红绿灯路口,减速很平缓,乘车者感觉不到刹车。

车内空调温度适宜,刘备手臂横搁于赵云肩膀,慵懒的倚靠他,“韩弟什么时候开始玩赛车?”

“十八岁。”

“怎么不往F1发展。”

韩信苦笑,半真半假,“家里穷,没条件,水平不够。”

“当时你跟着项羽混,他不帮你?”

韩信觉察对方别有所求,但想不出所以然,“项哥只顾巴结贵族世家,从未正眼看过贫民窟出身的我。”

“嗯。”刘备不置一词。

韩信越发猜不透他的想法。

过了两个路口,刘备才对此评价,“所以项羽回江东了。”

不知是想表达项羽有眼无珠,还是在暗示韩信深藏不露。

刘备又问:“昨夜你赢了吕布,他说了什么。”

这一问,韩信豁然开朗,果然方才全是铺垫。

“说我没技术。”

“还有呢。”

“还说,”韩信打方向,拐弯,“要替备哥管教云哥。”

刘备面不改色,“是不是?”

韩信沉默,他知道这话问的不是他,瞄眼后视镜。

赵云其实记不清吕布具体说了什么,当时他神志不清,听得断断续续,“嗯。”

刘备吻吻赵云的太阳穴,仍然神色不变。

然后到达目的地前,车里只有发动机的运作声。

下车时,刘备似是随口一说,“对了,我从项羽那定了一批弹头,届时用假币交易,这事交给你负责,还能叙旧,或者报复。”

韩信忘记眨眼,原来自己落套了,还不只一个套。

他得承认,刘备白手起家能有今天的势力,远不止明面上那些留下零星蛛丝马迹的城府。

 

赵云替刘备解领带,刘备抓住他的手,“子龙觉得我不该把这事交给他?”

赵云任由他抓着,“太冒险了。”

“你指我还是他?”

赵云心肠磊落,听不懂刘备的言外之意,心口如一道:“其实大哥可以把这件事推给我,我再让韩信去解决,失败了我承担,成功了给大哥长脸。直接交给韩信的话,失败了项羽会迁怒大哥,成功了道上人只会认为是韩信的功劳。”

刘备稍作思虑便想明白了,论细节,他没有赵云心思缜密。拉高赵云的手亲吻,确认这人始终心向自己后,他内心的暴风雨转瞬停歇。

 

 

刘备陪赵云过完发情期,飞去扶桑开会,让孔明留下,帮助赵云准备和项羽交易之事。上私人飞机前,他狠狠咬了一口赵云的腺体。

有点疼,但赵云很高兴,期盼大哥承诺的“将来某日”。

送走刘备,赵云收敛情丝,去自己的茶馆找韩信商量行动策略。

“我们的钱真假混杂,假币虽然足够以假乱真,但对方清点时,很可能发现真相。”

“你们还造假钞?”韩信目光灼灼。

“不,”赵云急忙澄清,“大哥不会做这种事。是曹操想诬陷……”

韩信点头,打断道:“行了,说说这笔交易。”

“项羽一贯只收现金,我们打算借助这点,把假币花出去。项羽为人……”

“我比你们更清楚项羽的为人。”

赵云凝视他,“你在…生气?”

韩信微愣,浮躁的看向别处,“没有,你身上,刘……备哥的余味太重,我闻着呛。”

赵云缄默,不知道如何是好。

 

电话铃响得及时,赵云立即接听,“你好。”

“俺是夏侯惇。”

“夏侯先生。”

“那啥,俺想借点钱。妈的,现在修车真他妈跟抢钱一样!”

赵云舒展眉目,“稍等,我马上到。”

韩信拉住他,“一起。”

赵云抽出手,“我去去就回。”

“你在生气?”轮到韩信问同样的问题。

“想什么呢,”赵云笑,“我理解,alpha对其他alpha气味很排斥。”

“你真的对alpha一无所知。”

“你这是再三强调?”

韩信自己也觉得好笑,“咱们的钱是真假混杂的?”

赵云勉强追赶他跳跃的思维,“对。”

韩信胸有成竹道:“我有办法了。”


TBC


平安夜快乐各位!

一小碗肉汤,希望别嫌弃23333


评论(45)
热度(269)

© 砚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