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更选手咕咕酒

all云 困于所溺 5

all云

接受不了all的朋友可以下车了,谢谢


本文涉及:备云 信云 吕云 惇云

现代au

非典型性abo  二设多 反正瞎写

天雷 有病 ooc

自备晕车药,或及时跳车


几点说明:

1.A和O都有发爻情期,吃药/泄爻欲都行

2.本文Omega是弱势群体,道德上推崇关爱O,但没有法律条文保护

3.所有地名相关的词汇全是乱编,与现实/地理无关


首章    01

前文    04



五  香醇与清苦

 

夏侯惇传来坐标位置,是个超跑俱乐部,类似4s店,地处郊区。关张二人定期会到这儿保养跑车,之前赵云替他们来过两回,还算比较熟悉。

有赵云帮忙结清维修费,夏侯惇取回爱车,开口前咳了一声掩饰惭愧,“麻烦你大老远跑一趟,小omega。”

“应该的。”赵云礼貌道,“叫我赵云就好。”

独眼男人点燃香烟,抽一口,说话时带出烟雾,“钱俺会尽快还你,最近事多,缺钱。”

“不用,我们理应赔付。”

“俺不欠人情。”夏侯惇摆摆手,“反正赚钱比讨个omega容易多了。”

赵云浅笑,“你是佣兵?”

夏侯惇弹落烟灰,“说得好听,其实就是给人干脏活的。”

男人心直口快,一如他落拓不羁的外表,赵云挺喜欢这样性情豪放的人,“都是为了生计。”

“是啊。”夏侯惇叹道,“走了,俺载你一程?”

赵云婉拒,“我开车来的。”

夏侯惇以口哨回答,朝他比个半军礼,关窗起步。

跑车加速极快,子弹似的,与空气摩擦生风,吹乱赵云的碎发。目送他远去,赵云念在既然来了,顺便给自己的车做个维护,反正等不了多久。

 

俱乐部占地面积广阔,分南北二区,南区是车展和销售,新车、豪车、性能车以及经典限量款应有尽有,北区则是专业人员为私家跑车提供各项服务。

南区鱼龙混杂,赵云不想掺和,只在北区闲逛。远远听见高燃的电音,循声而去,他还以为这边有什么活动开展。

赤兔的车漆被洗干净露出原本的金属色,车前盖掀着,吕布正换零件,黑背心将肩宽背阔的体格衬托到极致。男人直起身,跟随节奏把玩扳手,扔到半空,扳手旋转几圈,落回手里。

赵云犹豫上前还是路过,这时吕布已经闻到他的信息素,转身说:“你非要阴魂不散?”

此刻再离开反而显得欲盖弥彰,赵云大方的走进车库门,“我车检修,碰巧而已。”

吕布嗤一声,“别说你不知道这是老子的俱乐部。”

赵云无话可说,他真不知道,大概二哥和三哥同样。

“还不快滚。”

赵云皱眉,“能好好说话吗。”

“和一个omega?哼哼,说什么?”吕布合上车前盖,关掉音响。

“你差一句道歉,”赵云提醒他,“向你打伤的人。”

吕布顿时来气,“老子何时说过要道歉。”

“你输了比赛。”

“老子会输不是因为你吗?!老子赛车就没输过!”

扳手砸在地上,像炮弹发射的声音,弹起来,再斜飞落地,“咚”的一声。

“抱歉,”赵云态度恳切,“我不是有意的,那天本来不是我的…发情期。”

吕布看他懊恼抿嘴的样子,气是消了,不过反而心烦意乱。他开始给赤兔喷底漆,调整情绪。

“轮到你了。”

一句话又把他点炸,“要老子说几遍,他们活该。”

“为什么?”赵云直视他的眼睛。

“我说的你信吗。”吕布不屑。

赵云注视他,“我相信实话。”

 

吕布短暂沉默,继续上漆,避开那道鼓励的目光,“解释是弱者的权利,老子不需要。”

“也许你没有自以为的那么强大。”

“喝,你很擅长评价别人,那你自己呢,有多强?”吕布停手,转头看他,“你倒是第一个在老子车上发情的人,洗了四遍才把你的骚味洗掉,确实很强。”

赵云双手攥拳,想到刘备讨厌他身上有其他痕迹,克制动手的念头,“你一定要把自己搞得像个混蛋?”

“老子本来就是。”吕布嗤之以鼻,“所以,你最好长点记性。”

赵云不做声,弯腰拾起扳手放入一旁的工具箱里,便自行离开。再不走,他可能会做让大哥生气的事。

“别再来烦老子了,刘备的臭味也盖不住你欠艹的骚味。”

背后的声音极不耐烦,赵云步伐慢半拍,终已不顾。他本也不愿与他过多纠缠。

电音重新响起。

 

拿到车,赵云绕行去张飞的酒吧,不出意外的话,住院的三人昨天该出院了。

三个人生龙活虎的,因为赵云待他们有恩,对他恭敬有加,“大嫂好!”

赵云一窘,“咳…那天吕奉先撞你们的事,完整说一遍。”

“就是我们开车开的好好的,突然被追尾了,一看是吕布,顺口讲了他两句,他就打人了!”

“讲了什么?”

“就说他追尾厉害,追人却追不到呗!”

赵云疑惑,“追人?”

“是啊,吕布之前追貂蝉,黑道第一美女omega,结果被甩了,还不肯放弃,说什么得不到就毁掉,人貂蝉理都不理他。道上人经常用这事下饭呢,他又不是没听过,理亏还打人。”

赵云思索,这吕布嚣张自大,说话难听,为人粗鲁,居然还会喜欢上别人,追的到人才怪。这么想,心里的那点小火苗如风中烛花,摇着摇着就灭了。

“大嫂,这事……”

“没事了,以后别戳人痛处。”

 

钞票一沓一沓整理好,全数装入麻袋,韩信提了提,分量够真。

赵云回来,见状,“你都准备好了?”

韩信抬下颌,“如你所见。”

赵云拍拍他的肩,“辛苦你。”

“不辛苦,我很享受。”韩信眼带笑意。

赵云不明所以,“享受什么?”

韩信挑眉,“你夸我的时候。”

赵云侧目,“我怎么夸你了?”

韩信笑而不语。

赵云抡他一拳,没放在心上,“你想了什么办法?”

“没有办法就是最好的办法。”韩信神秘道。

“你先告诉我,到时候我好配合你。”赵云知道一切都在对方的计划中。

韩信依然不肯透露,“交易时我会引导你,你相信我就够了。”

赵云笑,“是不是只要相信你,任何事情都能解决。”

韩信扯松衣领,“不敢当。”但那表情分明在说“你说得对”。

 

 

两日后,交易地点约在项羽开的台球城。暖橘色为基调的灯光让球桌看上去像块草坪,沉溺久了也不容易视觉疲劳。

服务生引他们前往皇冠私人厅,“项哥还有一会才到。”

上好酒水,甜品和果盘,闲杂人自觉退离,只留赵云一行人。

赵云把酒水分给手下,再开了一瓶冰镇啤酒递给韩信,“会打台球吗,来一局?”

“台球我是真不了解。”韩信接过。

球桌是标准SNOOKER台面,3569×1778mm,赵云抚摸木质桌缘,怀念道:“我和大哥就是在台球馆遇见的。”

韩信正要喝酒,听这话,放下酒瓶。

“是个小馆子,人很杂。”赵云在一旁的置物架上蘸了点滑石粉抹手。

又用chalk擦拭球杆杆头,“那里有几个alpha总是欺负omega,我和他们打赌,我能一杆打满分。”

毕竟不是正规比赛,赵云直接炸球,“他们自己做不到,就以为别人也做不到。”

红球入洞,“还恶意释放信息素。”

黑球入洞,“然后大哥出现了。”

红球,手下立刻将黑球放好,“大哥的信息素让那些人说不出话。”

黑球,“但我觉得很好闻。”

红球,“打满147分,花了520秒。”

黑球,“结束之后,大哥把我带走了。”

红球,“直到现在。”

说完往事,赵云不再停顿,上身低伏,双腿微曲,下巴和拇指作为支点稳住球杆,击球力量拿捏得当,路径精准,母球走位控制巧妙。

光线勾勒他骨骼错落的肩背,窄细的腰臀和劲瘦的长腿,赏心悦目,韩信吹着酒瓶,非常理解刘备为什么会带他走。其实他更想知道,这人和刘备有没有在球台上干过,有没有用球杆测量过生殖腔的深度,有没有塞进过什么颜色的球。

 

黄球,绿球,咖啡球,蓝球,粉球依次落袋,剩下母球和黑球,赵云擦擦杆头,对韩信道:“要不要来试试?”

韩信恍惚几秒,差点起感觉,搁下空瓶,顺从的过去。

赵云教他拿杆,调整他的姿势,“这样,左手这样支撑好。”

韩信身上alpha的味道很淡,两人贴的近才闻到若隐若现的信息素,葡萄酒的气味,香醇和清苦并存,很独特。

赵云趁机咬耳朵,“外厅起码有一半人是项羽安排的埋伏,如果……”

“没有如果。”韩信打断道。

赵云彻底放心,替他把刘海别到耳后,虚托他的右手手肘,“要是这么打的话,两个球都会进洞,所以一定得找好击球角度,这样用力,手千万别抖。”

韩信根据他的指点做动作,二球相撞,最后台面仅剩一颗孤零零的白球。

“很有潜力啊。”赵云笑得欣慰。

韩信跟着笑开,“回头我琢磨琢磨,说不定哪天和你球台一战。”

“好啊。”赵云收下战书,俨然没领悟对方话里有话。

 

项羽迟到的不算久,风风火火带人前来,直奔主题。手下依次排开,围住半边球桌,紧接着,有人将五个手提袋挨个扛上桌台。

项羽扫视一遍,对旧部韩信视而不见,“派个人过来验货。”

赵云看了眼身后半步的人,点头示意。

韩信去,从每个手提袋里随机抓出一把,仔细查看,是高精狙的子弹不假,回到赵云身边,摇头。

赵云便让人把钱提上桌,正要开始交易,韩信拉住他,同他耳语几句。赵云听后挤压眉头,“这子弹不值你开出的价。”

项羽皱眉,“说清楚。”

韩信又耳语几句,赵云记不住那么多,捡简单的说,“你这些弹药都是批量生产的,到不了那个价位。”

韩信小声补充一句,赵云照搬原话,“哦,讲好听点叫‘机械加工’。”

项羽性子粗犷,哪愿和他们拎这些细节,只看见韩信在给人煽风点火,让这笔本来能快速明了的交易变得麻烦拖拉,“有什么话大声说,别像个娘们,婆婆妈妈。”

韩信无视项羽的针对,急切的告诉赵云,唯恐他上当受骗似的,“这种高精狙有两款子弹,普通测试用的比赛弹,要求不高,通常用机械加工,所以杀伤力不足,价格低。另一款实战用的狙击弹,是由军事基地手工制造,穿透力和杀伤力都很无敌,价高也是理所应当。这些子弹明显都是比赛弹,这个价买了就亏。”

事到临头讨价还价,赵云很为难,“项哥,你看价格能不能合理些。”

项羽不满,到手的钱没有还回去的道理,“事先说好的,临时想变?”

韩信嘴快道:“云哥,干脆不要了,这子弹本来就是量产,销路又少,高价买回来,得折价卖出去,有意思?”

赵云觉得有理,认真考虑是否要终止这笔交易。

项羽见情势不对,来了火气,“你们根本不想做这笔生意!”

韩信要反驳,赵云制止他,抢先道:“我们钱都备好了,诚心想与项哥合作,不如各退一步,价格不再另议,您直接打个折吧。”

折中的办法顺利抚平项羽的怒气,“成吧。”

 

因价钱变动,事先准备的钱多出一部分,韩信重新数钱,一沓一百张,在项羽眼皮底下。

项羽打量韩信,“当年不是嫌我不重用你吗,混到给人数钱就是看重你了?”

韩信语气平淡,“至少现在我有权力管钱,云哥信任我。”

项羽哼道,“蜀汉的当家是刘备吧,他没有家底,路走不长。”

韩信手一停,“所有世家初代都是由平民爬到贵族,项氏同样,你不过命好,有人铺路。”

项羽听他绝口不提自己的实力和付出,火冒三丈,“贫民窟出来的果然只有贫民窟的眼界。”

韩信没反应,赵云为他出声,“身世只决定起点,高官也有落败的一天。”

项羽瞥眼赵云,“蜀汉连omega都能管事,该到头了。”

韩信走神数错钱,项羽发现了,但没说穿,毕竟多收一沓钱,何不睁只眼闭只眼。

数够金额,项羽让人把桌上的钱赶紧装好。

双方闹得不愉快,都不想虚情假意的演彼此的好伙伴。赵云让手下拿好货,打声招呼就走了,项羽乐得他们走的越快越好。

 

快到茶馆,两人不约而同放松高度紧张的神经,“呼……”

“现在可以说说你的计划了吗?”赵云笑问。

“配合的天衣无缝,你居然没看明白这出戏?”

“我相信你啊。”

韩信梗了梗,展颜,“你不是说对方清点钱币的时候会发现假币吗,那就别让他点钱。”

“然后?”

“项羽这人有个缺点,容易意气用事。我先想办法激怒他,再假装算错钱,给他便宜,让他觉得自己某种程度上报复了我,如果他让自己的人再清点一遍,好处没了,我也没有损失,所以他就上钩了。”

“这都能想到……”

“我说了啊,”韩信笑眯眯的,“我擅长下棋。”

“不过项羽总会发现真相的,这种事瞒不过多久。”

“没事,他不会动你,只会找我麻烦。”

赵云不懂。

停车等红灯,“我都告诉他,管钱的人是我,而你信任我。对你下手意味着和蜀汉翻脸,对付我就是私人恩怨了。”

“你把这个也算进去了,”赵云心脏砰砰的跳,“那你岂不是很危险?”

韩信无所谓道:“最多打一顿,死不了。”

赵云愠道:“你是我的人,我不许他动你。”

 

韩信微愣,侧头看他,放声大笑,“谢谢夸奖。”

赵云懵了,“我还没夸你呢。”

他看不到自己眼中的仰慕,但韩信看得见,有些赞许不必通过言语,为其折服的眼神足够表达一切。

若要说赵云专注的眼珠里缺了点什么,韩信道那是“爱慕”,缺了他看向刘备时所揣藏的感情。

但终究会有的,因为,一盘棋总要杀出个结局。


TBC



评论(77)
热度(324)

© 砚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