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酒

感谢陪伴

all云 困于所溺 6

all云

接受不了all的朋友可以下车了,谢谢


本文涉及:备云 信云 吕云 惇云

现代au

非典型性abo  二设多 反正瞎写

天雷 有病 ooc

自备晕车药,或及时跳车


几点说明:

1.A和O都有发爻情期,吃药/泄爻欲都行

2.本文Omega是弱势群体,道德上推崇关爱O,但没有法律条文保护

3.所有地名相关的词汇全是乱编,与现实/地理无关


首章    01

前文    05


本章警示:新英雄设定纯属胡扯,我还没看官方设定,不管怎样,人物属于天美!


六  乐在其中

 

散漫的热风混迹于晨光里,是个好天气。

刘备此去扶桑比赵云预想的用时长,以往出国,无论开会或谈生意都把握在一周内搞定,不知那边进展是否顺利。

一家之主不在,大小事务全听诸葛亮定夺,赵云除了安排日常活动,别无要事操劳,闲暇间便开始研究赛车的奥妙。

韩信见他在纸上涂写数学物理公式,勾画各种参数函数,“想玩赛车?”

“嗯。”赵云抬头。

韩信抽走他指间的钢笔,将信纸翻到空白的背页,“不需要这么复杂,关键指标只有三个。”

赵云自觉让位给他坐,韩信依次画出三条曲线,“油门踏板百分比,刹车踏板百分比,方向盘转角百分比,你理解的越透彻,越接近最快圈速。”

“怎么理解?”

“多练,找感觉。”

赵云愁道:“现在开始练赛车会不会太迟?”

钢笔帽碰碰他的唇,韩信笑,“很多人坐赛车会犯恶心,至少你没有,而且你改装过跑车,有汽车动力学基础。”

赵云点头,上进好学的模样给本书就能去学校领奖状了,“我知道一个训练场,想去试试。”

“那还等什么。”

赵云不忘捎上图纸,被韩信夺走,“有我在,用不着带其他东西。”

 

所谓训练场,是个大型赛车俱乐部,既有学员制度,又可单租场地。每个月俱乐部会举行免费比赛,报名门槛低,但不乏跑出好成绩的选手。

赵云在前台登记,接待问:“您需要教练吗,我们这里提供一对一课程。”

“我是他的私人教练。”韩信接话。

“好的,二位想约什么赛道和多长时间呢?”

两人对视一眼,赵云明摆着“教练说了算”的意思,于是韩教练自觉拍板,“柏油赛道,一个小时,谢谢。”

付完钱,赵云直奔车库,韩信拉住他,“不着急挑车,先了解赛道。”

休息区贴有赛场卫星全景图,韩信略加扫看便将地形尽收眼底,“都是基本弯形,你应该可以。”

“别太早下结论。”赵云面对中国结似的扭曲赛道,心情凝重。他没玩过真正意义上的赛车,上回带韩信走夜琅山路,车速缓慢,谈不上竞速。

韩信哼哧一声,“我指导你,不虚。”

赵云转眼看他,笑道:“你是不是乐在其中,韩、教、练?”

“是啊,”韩信抱臂,一手捏着下巴,做出二十年职业老教练的姿态,“我对我的学员很严格,你最好专心点。”

赵云配合他的表演,立刻端正态度,“那么,开始吧,韩教练。”

韩信露齿一笑,随后收敛玩心,认真讲解,“你看这些数字,是赛道的参数,很多人会忽视它们,其实它们是赛道的灵魂。”手指横竖比划,“这是最宽距离,这是最窄距离,说明什么?”

赵云猜道:“赛道很窄?”

“Bingo。再看这组数据,说明低速弯多,意味着马力大的车吃亏。综合来看,这个赛道和夜琅山追求高速的极端模式不同,要求整车车身轻量化,主要考验操控,所以?”韩信摊手,示意赵云说下去。

赵云试探道:“小型车比较好?”

韩信没评价对错,直接搀起他的手臂,“去选车吧。”

 

柏油公路赛道相比拉力赛道和越野赛道较为主流,好在是工作日,练车的人不算多。

赵云按要求将收音机调至指定频率,以便必要时能接收指挥,工作人员替他贴好计时卡,摇旗表示可以出发。

“第一圈开慢点,我给你讲讲。”

韩信作为赛道设计师一员,计算过各种或经典或刁钻的弯形,见多识广,光凭目测就知道如何过弯。

最先遇到母子弯,难度系数不小,“大弯后有小弯,入弯别太早,不然小弯过不去。”

韩信详细的指点,根据车速将每个步骤的时间精确到秒,方向盘转动具体到角度,起初赵云跟不上他成串的指令,三个弯后,逐渐习惯对方施予的节奏和压力,行动和听力同步,路线由僵硬变得准确。

“前方连续弯,弯位偏大,6秒后踩刹,换二挡,方向盘右打120°。”韩信语速极快,赵云镇静应对,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假S弯,直线通过。”

路程过半,赵云神经绷似满弓。

“发卡弯,走线外内外。”韩信提醒道,“点刹,注意车速,别飘。”

赵云咬紧双腮,目光如炬。

“前面两个掉头弯,半径小,靠外刹车往里走。”

到这时,赵云基本来不及思考,忙乱得用左脚踩刹车。

“贴着外侧路肩,方向盘甩180°。”

“出弯直道,油门踩死。”

赛道最后,是整段笔直的长路,油门踩到底时,赵云竟有股就此解脱的喜悦感。

 

通过终点,亦回到了起点,韩信道:“下一圈,你自己来。”

缺少他指挥,赵云果然开的跌跌撞撞,几次失误,一圈结束,惶然的不知要不要继续。韩信安慰他,“没事,再来,重要的是找感觉。”

平心静气的回忆一遍,赵云整理好思路才开始跑第三圈,中间不少瑕疵,但大体重现了韩信所教的走线。

新一轮出发前,韩信都替他总结上一圈的小错误,往复三轮后,赵云的行车路线基本达标,不过熟练度和圈速有待提升。

赵云还欲再练,韩信阻止他,“到时间了。”

瞅眼手表,赵云愕然,“这么快……”

韩信笑,“是啊,以前玩赛车,我总觉得坐上赛车跑起来就到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时间单位是‘圈’,而不是时、分、秒,我最疯狂的时候,开二冲程卡丁,一天八十圈,开完八十圈,就等第二天。”

赵云向往道:“明明很单调,听起来很充实。”

“没错。”韩信大笑。

“很可惜。”赵云为他惋惜,一个属于极速世界的人,被拮据生活捆在世俗中,错过了绽放的机会。

韩信笑叹,“这么多年了。”

赵云提议,“等你何时不混黑,可以来当教练。”

韩信摇头,“我没有汽联驾照,没有得过任何正规奖项。”

“但你已经有学员了。”赵云意有所指。

“你是唯一一个。”韩信强调。

“以后会有更多的。”

“我不需要‘更多’。”

 

交还车,登记核对后,二人离开俱乐部,准备回去。

赵云揉肩,“有点累,才一个小时而已。”

韩信料到了,“赛车对体能要求太高,所以不推荐omega玩赛车。”

赵云懵道:“你也觉得omega玩不起alpha的游戏?”

“不是‘玩不起’,而是代价高。”韩信替他拉开车门,“alpha开完数小时,第二天接着训练,而omega需要几天缓解疲劳,断层大,周期长,不划算。”

赵云上车,“那你为什么教我?”

“你为什么想玩?”问题丢回去。

赵云系好安全带,“你说我不了解alpha,所以我想用你们的方式了解你们。”

韩信听完,“徒劳。”

“你的回答呢?”

“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你。”韩信放离合器,踩油门。

赵云思索,“我可以继续玩赛车吗?”

换挡,加速,“如果你打算像alpha一样玩赛车,放弃吧。”

“如果我只想玩赛车呢?”

“我是个很严格的教练。”

“谢谢。”赵云发自内心的。

 

 

刘备久去未归,四天没联络,看来真是忙得不可开交,赵云思之如狂,却不敢打扰他,便不断给自己找事做,比如练车,但时间短,或者研究改装车,但会走神。

翻看日历,他忽然想到已有一月余没去孤儿院照看孩子了,正好自己手下人也清闲无事,天时地利人和。

几个弟兄麻溜的从仓库搬出牛奶和水果,跟赵云去往孤儿院。

孩子们年纪不等,小点的孩童一人抱赵云一条腿不撒手,稍长(zhǎng)的则乖巧站他身边,期盼他的关怀。

赵云和院长交谈,手时不时摸摸孩子的头,韩信在一旁歪头观察他,如同沉浸在珍贵的纪录片中。

向院长了解了近来情况后,赵云坐下陪孩子们玩,说是玩耍,其实是教他们一些知识,从历史人文,讲到趣味科学。小孩子好奇心旺盛,他不厌其烦的回答,还教他们做一些小游戏,譬如用筷子夹生鸡蛋培养耐力等等。

休息时,韩信给他接杯水,赵云刚好口渴,“你不喜欢小孩?”

“还好吧,觉得有点麻烦。”

赵云捧着纸杯,“他们都很懂事,孤儿院的孩子比较…不一样。”

韩信做鬼脸道:“我现在怀疑自己加入了爱心社,而不是黑帮组织。”

赵云被他逗乐,呛了口水,俄而语气沉柔,“我在这待过几年,很小的时候。”

闻言,韩信收敛玩笑,正色看他。

“后来开不下去,院长把我们送走,这里荒废了很久。然后我跟着大哥,有些死去的弟兄家里omega改嫁了,新的alpha拒绝抚养别人的孩子,我才想起这里,大哥收购这块地,重建成现在这样,收留被遗弃的小孩。”

赵云望着孩子们,如同面对过去的自己,“我和大哥定期会来陪陪孩子们,算是微薄的补偿。”

韩信眉眼凝重,像受他的情绪感染,“别说‘补偿’,你没有对不起谁。”

赵云摇头,“他们的父亲为蜀汉奉献了生命,我不仅欠他们一个爸爸,而是欠他们一个家。”

“你不用独自背负这些……”韩信手腕微动,想抬手拍拍他的背。

“嗯,有大哥在。”

举起的手默默放下,韩信猜道,“话说回来,你们是不是还开养老院?”

“确实有,大哥考虑到兄弟们的亲人可能被寻仇,所以专门派人看护。”

老少都帮忙安顿妥当,换而言之不就是要手下放心卖命么,况且亲人受他庇护,亦是变相控制,可以杜绝手下起二心,除此之余还能博得美名。刘备的思路不难揣摩,因为英雄所见略同,韩信嘀咕,“想的真周到啊。”

他的语调不像单纯的夸赞,但赵云并非多疑之人,莞尔应和,“大哥是个仁慈的人。”

“真正仁慈的人是你。”韩信反驳。

 

赵云刚要对此发表看法,一个少女扯他衣角,递来纸船,邀请他一起折纸。他不善手工,拒绝女孩怕她胡思乱想,韩信见状,解围道:“小家伙,我教你用纸叠把手枪好不好?”

少女眼神请示赵云,后者微笑颔首。韩信半蹲,一手将人搂起,放到椅子上。

尺子、画纸、剪刀和乳胶齐全,韩信首先把纸张分别裁出需要的尺寸,再卷成小口径筒状,硬度增强,经乳胶粘合,拼出枪管的形状。

一大一小靠一块,气氛和谐,赵云待一旁看着,不禁展望将来和大哥有了孩子,是不是也像这样温馨。

枪托和枪管组成手枪的雏形,少女目不转睛,韩信拧好扳机,为了逼真,还折出击锤,“大功告成。”少女新奇的盯着粗糙但神似的玩意,韩信转动纸枪,枪口朝向自己,递给她,“送你。”

少女兴奋的把玩,韩信连忙按住她手,“慢着,永远记住安全用枪四原则。第一,拿到任何一把枪,先检查有没有子弹。”

韩信边说边示范,“第二,如果不想开枪,食指绝不碰扳机,这是扳机护圈,不是指环,别再把枪挂在手指上。”

“第三,枪口绝不对着非射击目标。”

“第四,开枪前确保目标身边没有可能被误伤的人和物。”

韩信摸她头,“记清楚,手枪的作用在于其威慑力,而不在于威力,你可以拿起它,但不要轻易使用它。”

少女再次接过纸枪,郑重的,谨慎的,像得到真枪实弹一样。

韩信笑问:“你叫什么名字,小家伙?”

少女小声回答:“离。”

虽然只是一字,韩信听清了,“很好听,我是指你的名字和声音,你多说说话,相信没有人不会喜欢你的,离。”

“谢谢。”这回声音大了一倍,“等我一下。”女孩从自己的储物柜里抽出一把油纸伞,“喏。”

纸伞保存完好,看来是对方珍爱之物,韩信让她自己收好,“我心领了,有意义的东西只有在明白其意义的人手里才真正有意义。”

 

孩子们向赵云一行人挥手再见,离撑着纸伞站在偏僻角落偷看韩信。关窗前,韩信左手比成手枪状,朝天空,朝地下,朝女孩,各“开了一枪”。

回程,赵云忧道:“她这么小就让她了解枪,会不会误入歧途啊?”

韩信笑,“这姑娘想找你还要趁没有别的小孩时,八成孤僻不合群,又不爱说话,怕是心理有阴影,我觉得她需要安全感,所以给她一把‘枪’,教她保护自己,但别伤害他人。”

“这样。”赵云恍然大悟,“你对孩子挺有一套啊。”

“我觉得麻烦,不代表我搞不定。”韩信瞥他一眼,“毕竟将来,我总会有自己的孩子。”

赵云认同,“嗯,你会有美满的家庭,这是你该得的。”

韩信眉头微蹙,“不过首先,我得有个爱我的omega。”

“会有的。”赵云思考几秒,“你还担心没人看上你吗?”

韩信反问:“你觉得我很有魅力?”

赵云坦诚,“嗯。”

韩信得寸进尺,“所以,你会被我迷住吗?”

“不会。”赵云说得随意而较真。

韩信噎了噎,“那还说什么我有魅力。”

他赌气似的话语令赵云忍俊不禁,笑半天才停歇,“你很好。我想,有一天,你会独当一面,然后声名鹊起,像大哥这样。”

“这是安慰,祝福,还是期望?”

赵云拨动后视镜垂吊的祥龙挂饰,“陈述事实而已。”

趁着红灯,韩信扭头看他,“真有那天,你在哪里?”

“我?”赵云想当然的,“大哥在哪,我就在哪啊。”

“我今天怎么总是明知故问。”韩信收回视线,食指弹一下吊坠,摇摇晃晃的白玉祥龙以新的频率舞荡。

 

铃声划破宁静,赵云接听电话,“诸葛先生?”

“子龙在哪?孙家兄妹去你的茶馆了。”

赵云微愣,“好的,我十分钟内到。”


TBC

这章拖了很久,各位久等了,果咩!

接下来就是完成情人节任务了


评论(78)
热度(310)

© 砚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