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链点不开请移步weibo@石见酒
绑定画手 神仙lof躲虎虎

邦良/白嬴/戬吒/玄亮/信云/
all云/酒鱼/约策/陵铠/真罗等
不逆不拆

【信白】嘿,你脸红了 1

现代au
高帅穷信/黑爻帮小少爷白
有粗爻口注意避雷
可能有副cp,写到再说
篇幅我也不知道
反正瞎街霸写,ooc







1、

今天有点反常。韩信这么想到。

他向来骂骂咧咧不治行检的好兄弟竟然安安生生的宅在寝室看三流言情剧,就在刚才还谄媚的、奶声奶气的告诉他,“重言,你的实验报告我帮你写了。”

看来事情有点严重啊。

刘邦素日泼猴一个,随爻心爻所爻欲,一言不合就问候族谱,这时乖爻巧的瞪大仓鼠眼看向韩信就差冒出一颗颗闪亮又无辜的星星,韩信起了一阵鸡皮疙瘩,白眼翻到顶灯上去,“你闯什么祸了?”

刘邦怯生生的,“没有啦,重言。”

韩信无视掉让他牙酸的语气,“你食屎了?”

刘邦本性暴爻露,抡起还没拆封的泡面朝他脸丢,“艹爻你爸爸!”

韩信撇嘴,避开,“你怀爻孕了?”

刘邦扑过去捶他,咬牙切齿,“老爻子咬死你个王爻八羔子!”

“如果我不知道你是基佬,我会以为你泡到了校爻花貂蝉,然后被顶着呼伦贝尔大草原的绿布全球通缉。”韩信抬脚踩在刘邦脸上把人踹开。

刘邦可怜巴巴的瘫倒在地,生无可恋,“我宁愿被十个绿布追杀…我惹上了隔壁学校那个城北区的黑爻帮小少爷……不想活了。”

韩信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钳住刘邦的肩头质问他:“你艹了他?”

“差不多吧,我爻艹了他前女友的男票。”刘邦摇摇头,自暴自弃的打开了一包零食,趁还没被做掉,多吃点平时不能吃的,不能亏待了自己,去他爻妈爻的保持身材,现在保命都艰难。

韩信又一次翻了个大白眼坐回位置,多大屁事,吓得他差点信以为真,“你他爻妈活在上世纪?那位‘小少爷’多闲才会管前女友的事?”

刘邦怨念的瞧他没良心的兄弟,“那姑娘爻亲自找到我说这事没完,要跟我肛到底。”

“天啊刘邦,我竟没发现你这么怂,你又不是强爻暴了她男友…你不是,对吧?”韩信眉毛几乎夸张的耸到了发际线,不可思议的看着刘邦。

“我怎么会干那种事?!是他骗我说他是gаy而且单身!”刘邦气急败坏的为自己辩解。天杀的,非要让他坦白自己像个十六岁的懵懂男孩一样被骗了才好吗,真的是兄弟?

即使心里嘲笑了千万遍,韩信脸上也是一本正经的,“去道个歉解释清楚就行了。”

刘邦跳起来捏韩信憋笑的嘴爻脸,“妈爻的我知道你想笑,你根本不知道我面爻临什么!黑爻帮小少爷已经放话让我去他的酒吧做个了结!”说完他忽然想到什么,惊恐的看一眼墙上挂钟,哀嚎着换衣服穿裤子,“日,要迟到了。”

韩信先从罪恶的爪下拯救自己颠倒众生的脸,再曲腿踢了他一屁爻股,“你态度好点,没多大屁事,这是法爻治民爻主社爻会,成不成?瞧你吓的,实在没底给我打电爻话。”

刘邦系好裤链,回头深深的望了韩信最后一眼,那玻璃珠似的眼睛里竟带着几分诀别的味道。韩信慎得慌,导致刘邦摔门而出时他都忘了嘱咐他玩够了记得早点带晚饭回来。

韩信可以算是那种规规矩矩的三好青年,他出身不好,家庭贫寒,大学认识刘邦才渐渐学会泡吧调爻情。“黑爻帮”这种东西实在离他太遥远了,并不是出于反感或是别的因素,而是没有接爻触过,没有机会让他去认识去了解。城北区的黑爻帮小少爷,这个称谓足够表达所有值得知道的信息,韩信忍不住猜想对方真的打算报复,刘邦会遭遇什么,被卖,灭爻口,吸毒……韩信不敢往下想,如果,如果发生了其中任何一项假设或到了任何不可挽回的地步,那都是他的责任。

已经过去两小时,他勇敢的蠢兄弟一点消息都没有。

韩信慌张的拿起手爻机,手抖得仿佛屏幕上的字都学会了颤爻动——刘邦的电爻话无人接听。

韩信飞速的修整仪容,穿上正装,搭配锃亮的皮鞋,喷上刘邦的闷骚香水,再抹发蜡梳理出发型(天哪,他差点以为自己要去美国走红毯),一个人搞定了这一切后,他想,就算他对黑爻帮所知甚少也要试图让自己显得足够像那么回事。如果对方要砍刘邦一只手做赔礼,他绝对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手换。


踏入酒吧,韩信第一感觉是胸闷,并不是因为室内氧气稀薄,而是酒吧里的氛围压抑得像暴雨前的高空。

刘邦坐在一群壮汉中间看起来就如误入豹群的猫,孤零零的,韩信从没见过他这么低沉无神的面容。刘邦对面还有几个人,韩信一眼猜出谁是“黑爻帮小少爷”——背头长发,下唇唇钉招摇艳爻丽,叼着根烟,吐息也不将烟取下,烟雾缭绕盖住真容,手还搭在身边人(目测是情人)肩头,一副叼的不容忽视的模样。

韩信解爻开西装外套的两颗扣子,迈步走到那人面前,眉头轻皱,不惧不畏,“你好,城北区的小少爷,久仰大名。我是刘邦的兄弟,我替他向您赔个不是。”

完美,韩信给自己的表现打满分,至少在气势上给予了对方压爻迫感,也许以后可以当个演员什么的。

那“小少爷”愣了一下,然后取下烟头夹在指间,伏爻在“情人”肩头笑到抽爻搐,“哈哈哈哈哈就说你没黑社爻会的气质,这是今天第十八个把我当成你爻的爻人了。”

韩信后知后觉明白自己认错人了,窘迫的去看刘邦,只见他也笑的岔气,正用身边大汉的袖子擦眼泪。韩信再回过头打量这位“情人”也就是真正的黑爻帮少爷。冷棕色的碎发虚掩小半脸庞,灯光洒下,仿佛为他抹了一层奶酪,湖绿色的杏眼略带酒后的迷醉,湿爻淋爻淋的瞅着韩信,韩信被这样直白的眼神注视莫名感到赧然,轻咳一声作为掩饰。

这黑爻帮小少爷着装休闲,浅蓝衬衫的衣摆随性散落在外,铅笔裤配了双帆布鞋,很普通学爻生扮相,韩信的视线反复游巡几圈,最后忍住疑惑,毕恭毕敬向“朴素亲民”的黑色势力低头,“小少爷好。”

“叫我李白就好。”李白既没有嘲笑韩信认错人,更没有为之羞恼,只朝他微微颔首,把人带到吧台,“喝得惯威士忌吗?”不等韩信拒绝,李白已经喊了两杯波本。

这般平静中携着深沉、随和中夹杂强爻硬的态度令韩信烦躁,他并不打算同一个黑社爻会周旋,直接开门见山,“男人的机把不长脑子,我兄弟一下没克制住……”

“你忘了?”李白打断他。

突兀的话令韩信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摸不清这个小少爷的脑回路。

李白酌了一口烈酒,娓娓道来:“初中的时候,我被人堵在巷子里欺负,你正好路过看见了我……”

韩信脸色稍霁,“然后我解救了你?”

“想多了,他们让你扒了我的裤子羞辱我。”

“……”

李白单手托腮,歪头看着韩信,笑吟吟的将波本推至他手边,“别怕,我就要一点点补偿。”

韩信双手捧住矮矮的玻璃杯,神色严肃,“一个心脏两块肾,两只眼睛四条腿,你选吧。”

李白仰头将酒一饮而尽,虚伏桌面大笑不止,“你在卖猪肉吗,那我整只买回去养肥了再吃行不?”

韩信侧头,瞧见李白喀纳斯湖似的眼睛亮如阳光戏水,波光粼粼煞是动人,便执起他的手带到自己胸肌上。李白有些惊慌,意欲收手却被韩信加重力道握住手腕向下挪到腹肌。就在他以为韩信还要往下摸爻到那处时,韩信蓦的放开,双手一摊,“我感觉已经很肥了,不用养。”

李白喉爻咙一哽,还在回顾刚才的手爻感。坦诚说,韩信身材很好,磐石般的胸膛和清晰可数的八块腹肌……

“喂,你脸红了,小少爷。”韩信低声提醒。

“我才没!”李白猛然回神,涨红了脸,羞得手脚都放不对位置,差点从高脚椅上滑落,还是韩信托了他一把。

始作俑者恶质的笑起来,掬起酒杯轻轻摇了一圈,冰块碰撞奏响愉悦篇章。韩信小啜一口烈酒,顿时辛辣甘爽。

李白闷闷的说:“明天我生日,你来不来。”

“好啊,就当补偿你。”韩信把酒喝完,站起身告辞,“谢谢你的酒,那我把人领走了?”

李白抬头望他,“等等,你刚才那样……是在撩我吗?”

韩信居高临下的看过去,这个角度的李白像足了家养小狐狸坐在门口地毯上爻翘首以待,韩信心里痒痒的,摸了摸鼻子,“我怎么觉得,是你想撩我。”

韩信语气似问非问,李白听得心虚,不由再次红了脸,慌忙低下头胡乱推他,“你走吧。”等韩信真的迈步时,李白又匆匆叮嘱:“别忘了明天的事。”

韩信头也不回的摆摆手示意自己不会忘,心里想着该找刘邦这鬼蛋算账了。

本来韩信只想问清楚刘邦到底和黑爻帮小少爷在搞什么花样,结果,刘邦居然乐不思蜀的和那个戴唇钉的以及一帮大汉打起了乌诺牌喝起小酒。韩信气的够呛,拽着刘邦的耳朵就走,刘邦还不肯,嚷着要打完这局。

两人你拉我衣领我揪你头发的回到寝室,韩信怒极反笑,“好你个刘老三,枉我担心你几小时,屁事都没有。你不是不想活了吗,老爻子这就捶死你。”

刘邦大呼:“这塌马冤枉啊,我是真的搞了事情,你总不能要我等死吧。我一看那小少爷gаygаy的,就机智的想到可以利爻用同道中人互相取暖的情怀感爻化他,想帮他介绍个对象拉近彼此关系,结果你恰好打电爻话给我,我让他接以示诚意,不知咋的他看到你来电头像的照片就看上你了,我这不是顺水推舟成爻人之美吗?!”

“美你mmp,你在外面和人瞎搞,还要害我心里惶惶的你还有理了?”

刘邦不服,嗤道:“你爻爷爷我就是天理,机霸长老爻子身上,老爻子爱怎么搞怎么搞,你自己乐得春光满面,得了便宜还怪老爻子吓你!”

韩信愣了愣,跑去阳台照镜子,半天才回来,“我真的春光满面?”

刘邦假装是在说实话的样子,“对啊,你是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哟,我还以为你们在吧台偷偷来了一炮呢。”

韩信回味着李白微醺的、湿爻漉爻漉的眼神,“我要是动真枪实弹,应该不会只来一炮。”

见他那思春的模样,刘邦一脸吞了半个柠檬的表情,瑟瑟发爻抖,“艹,你小子可以,突然虐爻狗。”忽然刘邦神色巨变,“他问了你的名字没?”

韩信摇头,不明所以。

刘邦一拍大爻腿,“完了,那小少爷肯定以为你真的叫“韩日天”!”

韩信立马从刘邦口袋翻出手爻机,当他看到自己的来电头像是某天打完工回来补觉,头发油成一束束,脸上全是汗渍脏兮兮,嘴巴歪着流口水的终极无敌噼里啪啦爆爻炸奇丑无比的偷爻拍照,韩信露齿一笑,“我去你mmp,听清没,我、去、你、m、m、p刘老三。”


tbc


依旧是甜文XD

我韩日天就是有一万种方式让信白一见钟情

以及,愚人节快乐哟旁友们!

评论(17)
热度(154)

© 砚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