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链点不开请移步weibo@石见酒
绑定画手 神仙lof躲虎虎

邦良/白嬴/戬吒/玄亮/信云/
all云/酒鱼/约策/陵铠/真罗等
不逆不拆

【信白】嘿,你脸红了 4

现代au
高帅穷信/小少爷白
乱写的,ooc算我的
老样子,爻字防违规
本节副cp比较杂,轻微包括玄亮 狄芳 橘子菠萝 宫本孙膑 注意避雷








4、

平安夜,天空纷纷扬扬飘起小雪,恰似揉碎的絮絮白云。

韩信推掉学生会的聚餐和杂七杂八的琐事,跑到李白酒吧前打他电话。李白只听了半句“我在你酒吧门口”,旋即心急如焚的冲出来,全然忘却室内外温差,打单穿的针织高领毛衣根本不足以御寒,出门就冷得一阵哆嗦。韩信拉开羽绒服让人钻进怀里裹住,“进去穿好衣服,我带你去浪。”

李白毛扎扎的脑袋蹭了蹭韩信的脖子,他没想到韩信会愿意腾出时间和他共度平安夜。韩信拍拍大型狐科宠物一样黏在身上之人的屁爻股,“快,别磨蹭。”

李白恋恋不舍的离开温暖怀抱,依言迅速回去穿好外套,想了想又拿上手套,跑出来,“要骑机车吗?”

“嗯。”

“那你戴上手套,免得冷。”

韩信捏了一把李白素净的脸蛋,接过加绒手套。

街上圣诞气息浓郁,两侧雪松挂满彩灯与铃铛,虹光灯不知疲倦的燃烧着,有风卷过时遥可闻琳琅脆响。

广场中央摆着一只巨大的驯鹿模型,许多情侣轮流上前合照,欢声笑语盖过川流不息的车辆留下的引擎轰鸣声。

二人来到夜市,这处平日的夜晚已万分喧闹,今夜更加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之前嬴政二十岁生日就是在这条长巷的一处茶楼请客,给韩信留下极深印象。

茶楼装饰效仿古代,还有专门的戏台,打烊前只要还有一位客人在,那些唱戏者或说书人就不会歇息片刻。韩信看见李白流光溢彩的眼睛就知道,他也很中意这里带给人的别致情怀。

晚饭过后,二人沿街市闲逛。玩意、小吃,甚至杂技让他们目不暇接。前方有一店铺前围满了人,他们挤进去凑热闹,原来是刘备在卖草鞋。刘备是刘邦的远房亲戚,学生会副会,韩信和他还算熟识。

不过,与其说一群人围着草鞋铺,不如说是围着诸葛亮,因为店铺招牌上写着:“买草鞋,送卧龙先生。”刘备在一旁咬着草鞋我见犹怜的生闷气,而诸葛亮旁若无人岿然不动的玩着自己的扇子。

李白忽然玩兴大起,踮脚高喊,“我全买了,敢问卧龙先生怎么送?”

诸葛亮拨爻弄羽扇的手一顿,起身朝李白走去,刚迈一步,刘备抱住他的腿痛哭:“亮亮你不能弃我而去。”

诸葛亮蹬蹬腿,甩不开,只好请李白和韩信过来,“你们全买?”

李白连连点头,诸葛亮满意的提起广告牌,“刷刷”的把“买草鞋,送”几个字涂黑,然后递给李白,“恭喜你,‘卧龙先生’是你的了。”

“……”

韩信扶了扶脑袋,“能别坑友军吗?”

“友军太傻,我没办法。”

韩信拉着李白离开后,诸葛亮踹了差点把自己裤子扯下来的刘备一脚,“别演了,就你戏多。”

两个人一路笑意不减,逛尽长街,行至马路连接口,看到一个外国留学生模样的男生正摆地摊卖苹果,李白问:“我们要不要买几个苹果?”

韩信见那苹果卖相不错,很喜庆的样子,“好啊。”

还没等他们靠近,一高一矮穿着制爻服的两人朝小摊贩走去。

马可波罗见城爻管来了,卷起地铺拔腿就跑,所幸他有种族腿长天赋,跑起路来风都追不上他。狄仁杰穷追不舍,“别跑,又是你个卖苹果的!!”

马可波罗边跑边挑衅,“来啊,来追我啊,我就是要卖苹果!”

狄仁杰边追边骂骂咧咧,“我要代表法律制裁你!小伙子,你被捕了!给我站住!”

李爻元芳追在狄仁杰身后,“狄长官,我们有车啊,为啥要用腿跑?”

“……”

狄仁杰气喘吁吁,“就你话多,下个月的工资也没有了。”

马可波罗跑了几条街终于甩掉城爻管,苹果也落得没剩几个,他抱着幸存的为数不多的苹果委屈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苹果卖吗?”

马可波罗打了个泪嗝,抽噎说:“卖。”

来者用太刀挑起一个苹果,几秒就削好皮,螺旋状的果皮除了头尾就没再断过,又将苹果丢在半空,雪与刀光迷人眼,定睛一看,八瓣苹果整齐的罗列在刃上,“请你的。”

马可波罗这才抬头看他,是个日本男人,便换用日语,“谢谢。”

橘右京见他纵使满脸泪痕吃着东西也是风度翩翩的样子,脱口问,“你本人卖吗?”

“哈?!!”马可波罗吓得合不拢嘴,东方人已经这么奔放了吗,书上白纸黑字说好的含蓄矜持呢?


韩信学校有寝室门禁,两人算着时间回来,他本来打算先送李白回酒吧再自己走回学校,奈何李白不肯,执意陪他到学校再自己骑车回去。

韩信替李白戴好手套和安全帽,“明天我在你们学校附近的玩偶店做一天兼爻职。”

李白跨爻坐在机车上,抬头凝视对方,“这是在邀请我?”

韩信看他亮莹莹的眼里翻涌的期盼,笑说,“你不想来可以不来。”

李白没使多大劲的捶了韩信肩膀一拳,“轰”的一声驾车绝尘而去。

次日一早,李白就蹲在玩偶店旁边的咖啡厅里光明正大的偷爻窥韩信。那人身穿圣诞老人的服饰站在店门前,背着巨大的礼物袋,顾客消费一定额度即可在圣诞老人那里领一份礼物。

韩信正值朝气年岁,眉目英朗,轮廓分明,身形亦似一株高山翠竹,笔挺如枪,即使戴着白胡子,也扮不出半分“圣诞老人”的姿态,只能算“圣诞小哥”。许多姑娘们拿到礼物还请求合影,韩信征求店主意思后便应许她们,只要不是太亲密的姿势一律答应。

李白托腮,目不转睛的望着韩信。他喜欢的人真的太好了,就连缺点都是可爱的,他明明被粉丝们称为“诗仙”,明明被许多前辈称赞过词藻,此刻竟找不到合适的言语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感觉有点像厌倦水的鱼看中了陆上的一株草,就算折寿也甘愿用全部生命和他一起度过。

韩信瞧见玻璃窗边紧盯自己发呆的那人,冬日暖阳似乎也眷恋李白,在他身上驻足不去,照耀得那人头顶精神抖擞伫立的呆毛时隐时现。

两人跨越短短数十步距离,隔着一群又一群人,四目相对,静默无声却倾诉了千言万语。韩信遽然决定,今天做完兼爻职就和李白表白,他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他。无论何时,但凡看了李白一眼,他的心随即脱缰,蹦蹦跳跳的奔向李白,黏在那人身上,迟迟不肯回来。

李白假装不认识韩信,在玩偶店里买了一只狐狸和一只老虎,出来找圣诞小哥要礼物。韩信微笑的掏掏礼物袋,翻出一个驯鹿角头饰,为李白戴上,佯装不经意的贴近他耳边,轻轻说,“圣诞小哥想骑他的驯鹿啦。”

李白当即面红耳赤,死死抱着两个柔软的玩偶倒退几步,不小心踩到身后女生的脚,便慌乱的道歉。

大乔认出李白,难以置信,“李、你是李太白男神?!”

李白还没从韩信的黄腔里走出来,稀里糊涂的点头,根本没注意大乔问了“男神你喜欢这个小哥吗”和“男神能和小哥合个影吗”。反正当他回神发现自己和韩信靠在一起,面前全是手机摄像头时,李白下意识用玩偶挡住自己红到滴血的脸。而韩信,眉开眼笑的用手比了一个饱满的爱心。

傍晚,韩信下班,还被一堆姑娘们缠着要联系方式,能懂他的日狗般无奈感受的还有李白。

李白同样被一群女生围着,大乔问他能否把刚才自己同李白的合照发微博,李白一向不拒绝粉丝的请求,让她随意。他又上微博和几个粉丝互粉,姑娘们激动得频频尖叫,李白眼里满是宠溺,丝毫没有不耐烦。

韩信见状,灰溜溜的收回前言,纠正一下——李白根本不会理解他日狗般的无奈感,甚至还乐在其中。

待太阳完全沉入地平线,李白看天色已晚,这才哄粉丝们各自散去。韩信在不远处的花坛边和霜冻的叶子玩的不亦乐乎,李白揪住他的大马尾,“抓到你的狐狸尾巴了!”

韩信转身打了李白一屁爻股,“贼喊捉贼,别以为你把耳朵尾巴藏起来我就不知道你是狐狸了,小狐狸精。”

李白挥开他不安分的手,“狐狸精饿了。”

“走,”韩信反而执起李白的手,“爷带你去尝尝人间的地爻沟爻油。”

李白噗嗤笑出声,然后畅快的放声大笑,吸引路人纷纷回首。二人仿佛对成为焦点毫无知觉,依然紧紧的牵着手,一个落落大方,一个笑颜倜傥。

饭后,两人吃得有点撑,离寝室门禁还有几个小时,李白便提议散步看夜景。一路走上跨江大桥,华灯映水,画舫凌波,有不少情侣也在此处赏景说爱。

向大桥左侧看去,是娱乐与购物中心,鳞次栉比的商业大厦闪烁的巨大霓虹广告像是这座城市的眼睛,总是第一时间看见时尚或潮流。右侧则有大剧院和摩天轮,夜色下五光十色的摩天轮仿若坠落迷失的星辰。

韩信背靠栏杆,仰头辨认银河的纹路,忽闻李白问:“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

“大概会去当兵吧。”韩信侧头看向身侧之人,“你呢?”

“济苍生,安社稷,很好啊。”李白弯起的眼睛末梢微微上挑,十分勾人,“我嘛,想过走仕途,但我爷爷说我没有政治才能,在官爻场要被人玩死,所以就变成现在这种花天酒地的小混混了。”

韩信听他这样贬低自己,眉头紧蹙,“你很好,我喜欢你。”

李白愣在原地,“你喜欢我?”

“对啊。”韩信弹了弹他翘得老高的呆毛,“我喜欢你,李白。”

“你不是说……你不是gаy吗?”李白还没从天降似的表白中缓过神。

“我的确不是gаy啊,我不像刘邦会主动物色对自己胃口的男生,我也没想过要找爻女朋友,这和我水到渠成的喜欢了你有什么必然关系吗?”韩信看对方神色恍惚,觉得好笑,“我是真的喜欢你,李白,换了别人来我没心动的感觉。”

被指名道姓表白的人抬手环住韩信的脖颈,献上自己的双爻唇。韩信迅速反应,握住李白的腰爻肢,将舌探进他微张的唇齿间搜刮掠夺。

正好路过的宫本武藏被突然抱在一起深吻的二人吓得一机灵,正准备去蒙孙膑的眼睛,只听小孩问:“大叔,那两个人嘴对嘴在干嘛啊?”

“用舌头打架。”宫本武藏试图一本正经的瞎几把扯。

“哦,我们要不要去劝架?”

“不需要,这是场口水战,不会出人命的。”

“为什么那边也有人在打架,”孙膑指了指马路对面拥爻吻的项羽和虞姬,“男生怎么可以打女生?”

“你误会了,那是女生在用舌头狂甩男生嘴唇,类似扇耳光。”

“哦!”

“……”韩信隐约听见孙膑的声音,心想,等孙膑长大了,那个用蹩脚的中文胡说八道的男人要怎么自圆其说啊。这么想着,发觉李白打算结束这一吻,韩信便管不了其他,摁住李白的后脑勺将热吻加深。


Tbc


下章就是红烧排骨,应该一整章都是

然后吃完肉大概还有一章到两章的样子就结束这篇啦

偷偷透露一件事,菠萝包会用十一种语言叫爻床,橘子觉得好吵就买了一个口塞,菠萝包很抗拒根本不想戴(我乱讲的(千万别信x

评论(16)
热度(99)

© 砚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