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链点不开请移步weibo@石见酒
绑定画手 神仙lof躲虎虎

邦良/白嬴/戬吒/玄亮/信云/
all云/酒鱼/约策/陵铠/真罗等
不逆不拆

【信白】嘿,你脸红了 3

现代au
高帅穷信/小少爷白
瞎叽八写,ooc
爻字防违规







3、

“小少爷 生日快乐”一事在学校论坛掀起惊涛骇浪,许多人问这“小少爷”究竟是何人,更多人想知道是谁策划了这一出祝福。

韩信实在搞不懂为何这种事情都能成为噱头。

刘邦看完整个帖子才明白,难怪昨晚韩信动不动就说要砍死他,原来是坏了人家的好事。他天生残缺的良心忽然起死回生,毕竟韩信知恩图报又讲义气,因家境穷困而有些自卑(尽管平时看不出,但两人亲近所以他知道),好不容易和一个生活优渥的小少爷看对眼就要上天了,他总不能拖人家下海。

于是,上完必修课,刘邦一瘸一拐做贼似的塞给韩信一张爻健身卡,语重心长道:“重言啊,你爻爷爷我突然想到这学期没去过几次健身房,这健身卡都要浪费了,要不你帮我用掉吧。”

韩信翻了一个白眼,完全在意料中,“你说你浪费了多少资源,我记得你大二的游泳卡也是丢给我用的。”

刘邦学苍蝇搓手的扭动两下,“我没时间啊,你看我是会长,日理万机,没事还要被嬴政抓去比剑,你爻爷爷我也不想啊。”

韩信睨了他一眼,“行行行,老爻子不想管你。”


这周末,正巧学生会没什么事情,课外读物也看完了,韩信打算去健身房看看。

不得不说,刘邦这人虽然平日表面上言行流氓、出口成脏,可内在品味确实不失格调,他能看上眼的东西绝不会差,韩信深有体会。正如这健身房,室内温度清爽宜人,空气清洁度极高,完全没有异味。

更衣室也非常洁净,独立的衣物存放箱排列整齐,令韩信有了常来的欲爻望。倒不是他有多重洁癖,这种整洁规范的健身环境无论谁身处其中都会感到舒畅。

韩信换上运动背心后去有氧区热身,全身微微出了一层薄汗时停掉跑步机,前往器械区开始锻炼。

他的身材堪称标致,好歹他从不乱吃零食(经济条件决定),而且十六岁就出去接活干,身上没有赘肉,穿着衣服看起来瘦长瘦长的,实则内里不乏紧实的肌肉。

身旁一小哥对着韩信被布料包裹的结实胸膛吹口哨,挑逗之意不言而喻,韩信淡淡的瞥他一眼,不予理会。

直到韩信不小心发现同样在健身的李白,才顿时明白刘邦的用心良苦。还没来得及感动,却见一私教正在指点李白深蹲的姿势,教练的下爻身几乎贴上了李白的臀爻瓣,肌肉虬结的手臂虚环着他的腰爻腹,韩信横看竖看怎么都觉得李白被吃豆腐了,而那人还专注于举杠铃。

韩信莫名其妙搞了自己一肚子火,便在心里骂起了刘邦(他完全没意识到刘邦很无辜),又考虑到公众场合和李白的私人时间,只好按捺着做起卧推,眼神时不时朝李白那边漏去,连自己在承受多重的杠铃都没精神在意。

一名游走的教练发现心不在焉的韩信,上前提醒并攀谈了几句,被他吓一跳,哪有人第一次做卧推就挑战自己体重1.5倍的杠铃啊,动作不标准就算了,还思想游离、态度消极!

这厢的动静引起那边刚练完深蹲用毛巾擦汗的李白注意,李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这里遇上了韩信,快步上前脸对脸瞧个仔细,“韩信?韩重言?”

“嘿、嘿,手、手。”李白激动的把手搭在杠铃上,韩信瞬间觉得自己扛了整个世界。

李白懊恼的收回手,满含歉意的朝他笑,“你也在这里健身?”

韩信实话实说,“这是刘邦的卡,他让我帮他用掉。”

李白欲言又止,反复几次,吞吞吐吐的说:“你为什么对刘邦这么好啊……”

韩信放下杠铃,正襟危坐,“我很穷,大一的时候每天只有六块钱生活费,他把自己的饭菜零食分我一半,冬天还给我他自己的厚衣服,连出去搞事都不让我出一分钱。有机会你可以来我寝室看看,我的东西有一半都是他给的,甚至兼爻职都是托他的关系找的,你看到的我的样子大半都是刘邦打造的,你说我为什么对他好?”

闻这话,李白头上昂扬的呆毛都萎靡不振,“那你喜欢他吗,他在你落魄潦倒的时候给了你一半?”

韩信想当然的否认,“他那种人我可喜欢不来,而且我又不是gаy。”

前半句让李白欣喜若狂,整句话听完,霎时,万念俱灰。韩信说自己不是gаy,那么请问……要掰弯一根竹竿,不小心折断的几率有多大?李白假装擦拭汗水,毛巾遮掩黯淡的眼睛。

韩信敏锐嗅到气氛的微妙,误以为李白曲解了他的意思,慌忙解释:“我不是排斥gаy,你别误会,说起来你不也不是gаy吗,刘邦说你的前女友啥的…”

“啊?”李白拽掉毛巾,百思不解,“我只听说过我有老婆团,啥时多了前女友?我没耍过朋友啊,女的男的都没谈过。”

韩信发现自己不仅会莫名其妙的生气,也会突如其来的开心,“你看,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会喜欢刘邦,他说的话,连语气都不能信。”

然后两人分开各自练了一会,最后一起去冲澡。澡堂十分卫生,只是有些过于简易,既没有隔间也没有挡板。韩信并未觉得难堪,面不改色的把自己剥光,随便打开一个花洒。

李白看见韩信矫健而挺拔的光爻裸肉体,明明大脑空白却率先红了脸,只好去背对韩信的位置洗澡。没几分钟,身后传来近在咫尺的声音,“水很烫吗,脖子红红的。”说话时的吐息落在李白颈项,让他抬不起头。

韩信伸手触碰这人的脖颈想探探水温,没想到李白双手捂住被摸过的脖子,惊慌失措的转身看他,像极了被猎人发现的狐狸,水溜溜的杏眼仿佛在威胁他别轻举妄动否则马上就逃。

韩信双手举过头顶表示投降认输,眼里反而皆是侵略的意味,“小少爷,只是赤身相对,脸就红成这样?”

李白无措的以手挡脸,试图挽回面子的挣扎说,“我看别人的身体就不会脸红……”

这话听的韩信不乐意,“你还看过谁的?”

“我爸的。”理直气壮。

“……”

离开健身房,李白说顺便请韩信吃晚饭,可韩信想到刘邦脚伤了行动不便,就推拒李白的好意打算赶回去照顾他。李白忍住沮丧,强颜欢笑,“你对刘邦真的好。”

“我们是兄弟啊,兄弟呢就是他往我心上开一枪,我也只当枪走火了。”韩信挥挥手,和李白作别。

一回寝室,只见刘邦双脚架在桌上,手里端着碗酸辣粉“呲溜呲溜”吸得一嘴巴辣椒油,电脑还放着紧张激烈的王者农药游戏直播,哪里像个需要人照料的伤患。侧眼看韩信提了两份饭回来,刘邦诧异的问:“健身有这么累吗,要吃两人份??”

韩信努力保持微笑,并且觉得自己脑子里绝对养了一池鱼才会担心刘邦的死活。


后来学院忙起年底元旦晚会的策划,韩信便无暇关注李白的动向,唯一的联系只剩健身,他们似乎总是默契的在同一时间遇见,然后在分道扬镳前欢笑调情。

这事刘邦比韩信还着急,常追问韩信和李白修成正果没,韩信气定神闲,“你急啥,人又不会跑了。”

刘邦恨铁不成钢的抢走韩信手里的文件,“他自己不会跑,你就不怕别人拐骗他吗,你真该看看他的微博,知道他为啥经常不去学校吗,因为天天被人蹲点啊!”

韩信眼皮一跳,打开微博搜索李太白。李白日常除了发自己写的诗或歌和视频,偶尔会发自爻拍,底下的评论大多都是舔来舔爻去无伤大雅,也有不少不堪入目的意爻淫,看得韩信眉目如川。

刘邦唯恐天下不乱,翻出一条微博递给韩信,上面写着“好想在太白的酒里下最烈的春爻药呀,好想把太白拖进路边的暗巷呀,好想艹得太白后面全是水呀,好想看太白想呻爻吟又不敢出声只能用后面讨好我的模样呀”,刘邦打量韩信黑云压城似的眼神,觉得他该开窍了,“你看这多过分,我都做不出这……”

“只有我能对李白干这种事。”韩信起身,提着外套就摔门而出。

刘邦呆楞两秒,大步追出去,“重言,你的重点被杨戬的狗叼走了吗,那是犯罪啊!!!”

李白正在给朋友们表演魔术,余光看到韩信来了,立刻向他招手唤他过来。李白的笑颜仍旧是记忆中的恣情落拓,每看一眼,韩信就心动一分,若潺爻潺流水沁润肺腑,留下缱绻情意。

“看我变魔术啊,”李白拉扯韩信羽绒服衣袖,“我可以把硬币变到矿泉水里。”

韩信抬抬下巴,让他继续。

李白在水瓶下放好一枚硬币,盖上方巾,嘴中装模作样的念念有词,几秒后掀开方巾,双手握住瓶身,低头朝瓶口看了一眼,“你来看,硬币到瓶子里了!”

韩信学他的动作,刚凑近瓶口,李白猛然挤压水瓶,喷了韩信一脸冰水,然后笑得站不稳。

韩信抹了一把脸,抓过李白的双手包在自己手心里,“看看你,天冷还玩冰水,手都冻红了。”

李白收敛笑容,因他的举动而有些羞涩,“你怎么都没被吓到啊?”

“我又不瞎,旁边高渐离刘海都是湿的。”韩信替他捂热手才放开。

韩信的手掌宽大而且粗糙,手指关节处布有硬茧,绝不是一双值得人欣赏的素手,李白却喜欢的很,喜欢它赋予自己温厚体贴的感受,“你怎么突然来了?”

“正好路过。”韩信选择最简单的说法。

“哦…”呆毛抖了一抖,无力的耷爻拉着。

韩信再三斟酌刘邦的告诫,决定问清楚,“你请长假是因为经常被骚扰?”

“啊哈?你在想啥,我只是个作词的,又不是红的发黑的明星,学校里没什么人知道的。”李白眨眨眼,一脸茫然。

“还有人想下爻药把你拖到小巷子里艹爻你的,怎么回事?”

“那个应该是粉丝的小说吧,并不是真的会付之行动,我还见过能怀爻孕的我呢,还有什么野爻战、女装、捆绑之类的。”

韩信摸了摸下巴,“你讨厌吗?”

“不讨厌啊,都是粉丝表达喜爱的一种方式罢了,我不会当真的。”李白拨爻弄他深红的长发,随口回答。

“嗯,那就好,可能以后我会让那些成真的。”韩信面色严肃,仿佛在思量算计着什么。

李白陡然汗流浃背,韩信是不是……重点不太对?而且,他真的不能怀爻孕啊……


Tbc

下章或者下下章会有红烧排骨,然后差不多就快完结了

等这篇完结我要专注炖肉了(别信x

评论(10)
热度(107)

© 砚酒 | Powered by LOFTER